2号站注册开户指定官网

案例精选,我们每天都在努力做得更好...

二號站手機客戶端_線下演出全面按下“暫停鍵”,演員、藝術家、票務等個體境遇如何?

11-16-20

如果一切都在計劃之中,那麼笑果文化脫口秀演員書恆,第一季度應該有數十場演出。

但“目前來看第一季度基本是報廢了,4月份有演出就謝天謝地了!”2月21日,書恆對時代周報記者說,第一季度他所有演出由於疫情防控,全部暫時取消。

疫情之下,不論“大咖小咖”、上市公司或是小劇場經營者,所有線下演出均全線進入“休眠期”。

2月7日,中國演出行業協會發布了《致全國演藝同仁倡議書》(以下簡稱《倡議書》),據不完全統計,2020年1-3月全國已取消或延期的線下演出近2萬場,直接票房損失超20億元。

影響遠非第一季度。

今年其他日期的演唱會、音樂節、相聲脫口秀、舞台劇等演出的落地,因涉及藝人檔期調整、場地調配、資金籌備情況等因素,均已遙遙無期。

時代周報記者在採訪中了解到,兒童劇院、Livehouse等多个中小型演出場所停擺,業內知名演藝公司經營也面臨極大困難。

2月23日,演出經紀公司華藝星空CEO成樹國向時代周報記者表示,初步估算,公司全年損失將超過1000萬元人民幣。“就算疫情4月份左右結束,大家對人群密集場所的排斥心理也不會馬上消除。市場何時能真正恢復?”成樹國表達了他的憂慮。

全職演員收入銳減

線下演出全面按下“暫停鍵”,演員、藝術家、票務等個體境遇如何?

“對於剛滿足溫飽、剛步入正軌的脫口秀演員來說,太難了。”在某社交平台關於“疫情對經濟的影響”話題下面,95后書恆留下了這樣的評論。

“目前會在平台上傳自己的脫口秀片段視頻,但競爭太激烈。火不了就接一些寫段子的工作,不過收入也會很少。”他對時代周報記者表示,這是他入行以來,第一次感受到“嚴寒”。

全職脫口秀演員的收入全部來自演出費,即便是在行業頂尖公司工作,沒有演出就意味着失去了主要的收入來源。

去年全年,書恆演出250多場,平均一個季度60多場,月薪過萬元不是難事。

但現在他一場演出也沒有了。

根據笑果文化官方信息,原定於2月8日的國內演出開麥時間被迫延期。目前在笑果平台上,只有李誕、龐博等“脫口秀大咖”的少數國外演出場次仍在售票中。

無工可開的不僅僅是剛入行的新人,還有眾多大明星們。

疫情發生之後不久,劉德華演唱會取消的消息登上熱搜。時代周報記者不完全統計,目前已宣布延期或取消的演唱會超過50場,受影響的藝人或團體超過20個。

蝴蝶效應之下,就連“黃牛黨”都受到影響。

“去年一季度我能代理二三十場演唱會,生意最好時一個晚上能賺8000元。”21日,黃牛傑西卡(網名)向記者談起去年的“戰績”。

她表示,目前2-4月的演唱會基本全部暫停,預計到六七月份才會陸續恢復。現階段只能賣一些明星周邊度日,但單價低利潤微薄,基本不賺錢。

“重磅級嘉賓演唱會一般利潤空間是最大的,像日本組合ARASHI嵐北京演唱會,十年一遇,一場能頂大半個月的收入,現在也沒戲了。”傑西卡透露。

2月17日,ARASHI嵐五位成員集體在鏡頭前向中國歌迷道歉,並宣布原定今年4月在北京的演唱會取消。

是取消而不是延遲,正是考慮到演出藝人未來行程已排滿,較難協調。

各大互聯網票務平台也忙碌起來。1月22日,大麥網推出武漢地區退票政策,24日發布了非武漢地區演出退票通知;1月22日、1月25日,貓眼以及秀動網也先後啟動了退票政策。

影響環環相扣

演出運營方同樣承壓。

大年初五,親子微劇場“小不點大視界”團隊就復工了。雖然演出計劃被迫暫停,但工作人員沒有閑下來,他們一邊忙着與國外藝術家溝通調整演出排期、跟觀眾處理退票,一邊策劃《在家也有戲》主題線上視頻節目。

“壓力肯定大了,劇場2月、3月總計20多場演出無法如期進行,4月份的演出要視疫情發展情況而定。我們一共有13個城市劇場,已產生的一些基本開支、演出相關費用等,都要承擔。”2月19日,“小不點大視界”北京負責人田甜告訴時代周報記者。

20日,國內知名音樂現場品牌MAO Livehouse中南區總監劉磊也向時代周報記者表示,停工對資金鏈帶來巨大壓力。其透露了一組數據:“僅廣州一家門店,700平方米的場地、10多名全職員工,租金、人工等各項運營成本,一個月就高達20多萬元。”

劉磊補充,目前門店的資金還能再撐兩三個月,要是情況繼續惡化下去,可能要考慮裁員降薪來節省成本。

資金鏈緊張只是經營困境一隅,未來演出檔期和審批更是充滿未知。

1月23日,文化和旅遊部下發了《關於做好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工作的通知》,在加強涉外活動管理方面,提出要求稱“嚴格審核近期在境內外舉辦的文化和旅遊交流活動項目,對已審批的項目進行複核”。

“春節期間,幾個來自俄羅斯、烏克蘭等國家的舞蹈劇團演出都取消了,我們還在跟他們商量後面的排期。目前有個別劇團能順利延期到今年10月份,但有些暫時還排不出檔期。”成樹國向時代周報記者表示。

成樹國表示,如果外籍藝人或團體的演出時間出現更改,還要重新向演出地的文化和旅遊局申請“行政許可決定書”,往常一般至少需要提前三個月。隨着政策對涉外演出管理趨嚴,審批時間恐怕會更長。

劇目來源幾乎全是海外藝術劇的“小不點大視界”對此也非常重視。“對我們來說,現在最重要的是保證後面演出體系完整性不受太大影響”。田甜向時代周報記者表示。

除了檔期壓力以外,場地問題也讓演藝公司頭疼。

“北上廣深一線城市演出場所資源最為緊張。比如,原定在北京劇院的兒童交響樂音樂會是打算在六七月做的,但劇院實在安排不過來,直接給我們作取消處理。”成樹國透露。

除了20多場音樂會、舞台劇等常規演出取消之外,華藝星空投資400多萬元的新春馬戲項目、投資600萬元的河北正定廟會也基本“泡湯”。據成樹國初步計算,春節期間公司直接損失超過500萬元,加上一季度收入損失,全年損失高達千萬元。

挺過2020年

困難時期,線下演出行業各界戮力齊心、共渡難關。

中國演出行業協會在《倡議書》中提議,演出主辦機構、演出場所等應遵循契約精神,妥善處理演出的定金(預付款)退款工作。

租金方面,行業協會呼籲 “不應以檔期緊張為由提高場租等相關費用,有條件的場所可根據實際情況降低非周末的工作日場地租金,減輕演出主辦機構運營壓力。”倡議得到國內上百家劇院支持和附議。

為了減輕劇團停演帶來的壓力,2月3日,北京市正式發布《關於進一步支持打好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阻擊戰若干措施》,針對文藝演出、影視劇院等受影響較大的行業企業,可延遲繳納1月、2月社會保險費至7月底。

受疫情影響,相關上市公司第一季度業績也預計受挫。根據財報,2019年第一季度,“中國演藝第一股”宋城演藝(300144.SZ)實現營收8.24億元人民幣,同比增長15.85%。

可以預見的是,2020年第一季度,這筆營收將“大打折扣”。

2月2日,宋城演藝發布公告稱“2020年1月24日起,公司旗下旅遊演藝項目已全部關園,對一季度的財務影響在所難免。”

由張藝謀等人策劃創作的《印象·麗江》大型實景演出,是上市公司麗江旅遊(002033.SZ)的核心業務和增長動力之一,2019年創造了7735萬元營收,占營收比重23.85%。預計2020年第一季度收入也將大受影響。

但經歷過SARS的宋城演藝,依然看好疫情過後市場的暴發潛力,公司在《致全體投資者》公告表示,根據 2003 年宋城景區的經驗,SARS過後,當年就迎來遊客的暴發性增長和高速反彈。

“跟當年‘SARS’不同的是,行業已完成前期積累,旅遊已成為人們的剛需,消費習慣也培養起來了。相信疫情過後人們旅遊、看演出的需求會修復性反彈。”2月20日,宋城演藝證券部相關人士向時代周報記者表示。

其表示,公司已於2月17日、2月20日分批次開始復工,杭州宋城景區工程系統藉此機會對景區進行全方位整改提升;創作人員、演員全力投入到新演齣劇目的創作與排練中。

“我們希望通過這段時間,思考長遠戰略規劃、完成內容創新、完善管理體系,為接下來的業務恢復和增長做好準備。”該負責人補充道。

與千千萬萬企業主一樣,讓公司“活下去”是成樹國2020年最大的心愿。“2020年肯定是賺不錢了,能保持不減人,保持團隊穩定,挺過2020年就是我們的目標。”

  • Tags: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