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号站注册开户指定官网

案例精选,我们每天都在努力做得更好...

二號站線路登陸_傳播領域中的新媒體已經勢不可擋

10-16-20

資料圖片

自疫情暴發以來的幾個月間,大量期刊無論來稿、編輯還是審稿和營銷都處於停滯狀態。讀者很長時間不出門,更多的人轉向更為安全、便捷的網絡閱讀。新媒體的巨大優勢在疫情期間顯現無遺,在便捷性、即時性、個性化等各方面已經完勝紙質期刊。

眾所周知,隨着科技腳步的不斷前進,傳播領域中的新媒體已經勢不可擋。其以很強的交互性、海量的信息承載、資源的可共享等特點,滿足了當下讀者的閱讀熱點和多元需求,具有非常強的傳播力。傳統紙質期刊須正視並迅速擁抱新媒體,從而完成轉型升級。

紙刊處境日益困難

2020年3月19日,因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有着67年歷史的著名期刊《花花公子》對外宣布,該周出版發行的最新一期期刊將是今年的最後一期。其雖然沒有宣布停刊,但困境是顯而易見的。

此前的10多年間,不少期刊也紛紛停刊或者宣布破產。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爆發后,有着86年歷史的美國《讀者文摘》因為發行量急劇下降而申請破產,成為當年在傳媒領域最具衝擊力的壞消息。眾所周知,《讀者文摘》是美國頗有影響力、也是世界上很成功的期刊之一,全球有着數以億計的讀者群,一度在全球160個國家以19種語言、50個版本同步發行,而破產卻在一夜之間。之後各種著名紙刊也紛紛出現問題。

國內紙刊同樣舉步維艱。在新媒體的衝擊下,加上社會發展,閱讀習慣的改變,傳統媒體的生存空間日益狹小。即使一些理論性強的刊物,或以讀書、品書和推薦好書為宗旨的紙刊,雖然長期保持內容的高質量,在讀者中一度有着良好口碑,卻也無法躲開新媒體的衝擊。越來越多的人選擇在豆瓣、知乎等網絡媒體上撰寫或閱讀書評,紙刊作為書評載體已逐漸式微。例如,某個在知識界、文化界長期有着良好美譽度的期刊,盛期期發數一度在5萬冊以上,現在卻已掉至1萬餘冊。即使如此,這個以讀書、品書、薦書為己任,堅持文化理想的期刊,其生命力在同類刊物中已算強的。紙質期刊每況愈下的現狀,不是編輯和領導不努力,而是大勢所趨,不可避免。一些期刊則淪落到收版面費發職稱論文的境地,一些期刊被職稱評定部門列入黑名單,所發論文不能作為職稱評審材料上報。此種尷尬,作為期刊出版中人,只能為之感慨唏噓。

新媒體在疫情中圈粉

受新冠肺炎疫情的影響,一些期刊選擇通過公眾號、电子刊來推送文章,擴大影響。比如,疫情暴發不久,新民周刊微信公眾號向全國徵集抗擊新冠肺炎的採訪對象和新聞線索。《新民周刊》的7位編輯個人微信號,每天添加少則數十人,多達上百人的陌生好友,短短一個半月,每位編輯處理往來信息超過一萬條。成千上萬讀者被他們的口述實錄感動,很多粉絲在後台留言表示,每天都閱讀這一系列,每日都期待着文章的推出。新民周刊微信公眾號也因此收穫了很多10萬+、100萬+的閱讀量。一篇關於金銀潭醫院的文章,僅在新民周刊微信公眾號3天的閱讀量就達320萬,在其母報新民晚報微信公眾號上的閱讀量也超過了250萬。

疫情讓不少新媒體獲得了更廣泛的用戶,一些期刊運用新媒體營銷在此期間形成更大的影響力和傳播力,比如《讀者》等就很有號召力。還有一些比較專業的領域,也湧現出許多影響力很大的微信公眾號,在覆蓋面上,很多已經基本取代同類紙刊。例如,以極簡史方式傳播歷史知識的動漫《如果歷史是一群喵》,在嗶哩嗶哩上的下載量達到6773萬次。這是很多歷史書籍和期刊難以企及的。

突破固有進入新世界

在新媒體背景下,傳統紙刊只有在保證原有內容品質的前提下,更新辦刊觀念,調整內容提供方式,突破辦刊形式,強化服務讀者模式,進入新媒體行列,才有可能進入傳媒“新世界”。

不少期刊團隊其實已經明確意識到這個問題。2020年1月,某期刊卷首語自曰:“毫無疑問,我們面臨着不小的生存壓力。除了人們閱讀方式的變化,還有二渠道即報刊零售網點在整體上也呈現萎縮狀態。因此,探尋一條線上線下相融合的發展之路,是擺在我們面前的最緊迫的任務。”

轉型是很多紙刊正在做或準備做的事情,思路和模式也各有不同。有成功者也有失敗者。筆者認為,不管怎麼轉,下面幾點是不能迴避的。

其一,在辦刊理念上,融入新時代。這必須確立更為開闊的視野和文化格局,跟進融合發展大局。媒體融合正在向縱深發展,做大做強主流輿論,是擺在所有傳統紙刊面前的一項緊迫課題。辦刊理念融進新時代,重要的是編輯團隊在觀念和意識上的融進,要深度關注和敏銳把握時代發展的熱點和趨勢,要用當下的思維方式、話語體系、價值標準,思考判斷學術文化的前沿問題,而不是坐在時代的旁邊,或者跟在新時代的後面。

其二,在內容提供上,吸引新讀者。新的讀者,不只是習慣於從“端、網、微”獲取知識和信息的年輕一代。事實是,“端、網、微”閱讀已經成為“新動力人群”的一種重要的生活方式。“新動力人群”是指那些與新業態、新技術共生的人群,利用大數據和互聯網技術為改革賦能的創造者,使用技術槓桿撬動改革難點,重塑社會治理的新型勞動者。其職業覆蓋面非常廣,已經成為網絡的主流用戶。跳出傳統媒體的狹小空間,走出傳統的“書齋”,融進“新動力人群”,走向更廣闊的傳媒“新世界”,是傳統紙刊的當務之急。

當然,不能脫離內容來談轉型,也不能為適應網絡而矮化、表面化、過於碎片化甚至低俗化生產內容。優質內容生產始終是一些傳統期刊最大的也是唯一的優勢,是立身之本,一定不能丟棄。

其三,在傳播方式上,構建新網絡。微信公眾號的創辦自然是首先要做的事情,這是實現與紙刊互動、與虛擬社群受眾互動的基礎。同時,傳統紙刊要善於利用大數據、人工智能、5G等新技術,為傳統紙刊賦能,打造自身媒體平台及通過第三方聚合平台廣泛建立傳播新渠道、構建傳播新網絡,擴大有效受眾圈層,增強受眾黏性。

其四,在讀者服務上,加強綜合服務。綜合服務包含面非常廣,不同的專業期刊有不同的活動模式與內容。線下活動如作者、讀者、編者的互動交流,各種讀書會、座談會、名家講座;線上有圍繞相應主題開展的各種“雲”活動,甚至提供在線有償知識服務等。

現代的辦刊思想,優質內容的提供,線上線下影響力、傳播力的擴大,綜合服務的建立與強化,是傳統紙刊在新媒體背景下發展的幾個關鍵點。儘管轉型過程一定是痛苦的,但已經無法迴避。

  • Tags: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