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号站注册开户指定官网

案例精选,我们每天都在努力做得更好...

二號站手機客戶端_談疫情下的影視行業:謹慎悲觀,網絡院線都不可替代

10-06-20

疫情期間,影視行業一度出現暫停,至今仍有影視項目還未開機和復工,如何看待影視行業的未來?如何在To B(面向平台)守正創新的同時開拓To C(面向觀眾)新局面?

28日,在第26屆北京電視節目交易會“青年製作人論壇”上,中制協青工委主任、導演郭靖宇,青工委常務副主任、製作人白一驄,愛奇藝·藝匠工作室總經理馮微微,《長安十二時辰》總製片人梁超,奇樹有魚創始人董冠傑,映美傳媒聯合創始人張余等嘉賓就相關問題展開了線上的交流與探討。

談疫情下的影視行業:

謹慎悲觀,網絡院線都不可替代

2020年春天,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多個正在拍攝的影視劇組停工,許多電影電視劇的播出計劃也受到影響,甚至有多家影視公司倒閉。

中制協青工委主任、著名導演郭靖宇說,本來整個團隊在在上半年每個月都有不同的計劃,到現在還有一百五六十人的隊伍滯留在馬來西亞,之前以為躲過了國內疫情,結果就在算好開拍日子的前一天傳來了馬來西亞全國封閉的消息,其他幾項新的開拍任務也都暫時擱置了。

除了被迫暫停的影視項目,由於電影院暫時無法開業,線上觀影也成了影視行業的一大變化,一些影片選擇在網絡端放映,引發許多業內人士的討論,有人認為這是积極自救,也有人評價這是“破壞規則”。

《長安十二時辰》總製片人梁超認為,全球都面臨着疫情的挑戰,大家選擇線上觀看,也是為滿足受眾疫情期間的觀影需求,未來還是會選擇不同類型的觀影模式。“網絡電影和院線電影是不衝突的,兩者互為補充,互相促進,是一種協調的播出模式。”

映美傳媒聯合創始人張余也談到,一直在說互聯網搶佔用戶的娛樂時間,不再是影視內容時間了,那麼反觀網絡電影,可以猜測觀影習慣會不會隨着疫情慢慢培養,“疫情也讓我們清醒地認識到不是頭部、沒有競爭力內容是無法站穩腳跟的”。

疫情期間,不少影視項目中斷、公司關停,一些從業者因此對未來感到悲觀,參与討論的幾位製作人普遍表示要保持理性。

奇樹有魚創始人兼CEO董冠傑認為,影視行業不可能永遠處在“夏天”,前些年過於熱的影視行業泡沫有些嚴重,“我始終認為內容行業是個慢行業,不是有足夠的資金就能夠每天開項目,這是違反客觀規律的,這樣一個周期性的調整是應該的”。他提醒大家應該理性看待,同時有所警醒,在做內容的時候盡量避免其他外力的干擾。

導演郭靖宇表示,自己沒有過分的悲觀,但認為應該做最壞的打算,堅定地做網生內容,堅定的依靠互聯網創作的路線肯定是沒有錯的。

“無論是以前在電視台還是現在的網絡,不變的是內容本身。如果我們作為創作者來說只要堅定地把故事講好,內容有人想看,也許你在互聯網裡不那麼紅、不那麼爆火,但一定是會收穫受眾的,只不過可能是小眾,未來可能會成為互聯網領域中的文藝片。”

談疫情下的劇組拍攝:

呼籲研究“疫情拍攝模式”

對影視行業的看法,中制協青工委常務副主任、製作人白一驄同大家一樣,認為應該“謹慎悲觀”,但同時,他也表示要“謹慎樂觀”,儘管都說互聯網播出是個好事,但有個致命的問題在於生產遇到了很大的麻煩,很多劇開不了機。

如果疫情長時間沒有結束,這將給很多影視項目的開機帶來挑戰,特別是一些需要跨多境拍攝的大片會非常困難。儘管短期內有作品儲備,但長此以往,開機率下降,也會造成市場上的內容出現“斷糧”。

董冠傑也談到了目前拍攝遇到的現實難題,一是開機拖后,片子不能按時交工,拍攝計劃重新做調整,砍掉一些古裝換成現代題材,盡量能夠趕時間出片上線;再一個是無法去外地做看景準備工作,導致計劃延遲。

郭靖宇和白一驄均提出,應該探討研究一套疫情期間安全拍戲的模式。“我們可以聯合找醫生做一套攝製組現場如何防護、消毒、檢測的手冊,也有可能幾個月後每個劇組都會有檢測儀,進來后先做核篩試劑,先檢查。這是我們目前從協會、青工委角度來講更好地幫助大家實際落地解決問題的方法。這套方法同時要被主管部門認可,只要達到這個標準就可以開拍,就能夠真正有效解決我們現在的問題。”

幾位製作人同時希望,相關部門可以出台一些扶持政策,指導影視行業安全有序拍攝,如“有沒有可能由政府來主導,研究出一種在疫情期間我們能儘快復工的一種方式?”

此外,前不久兩協會聯合發布《關於厲行節約,共克時艱,規範行業秩序的倡議書》,提出了控制劇集製作成本和主創片酬的建議。白一驄表示,《倡議書》整體出發點是好的,但其中有些價格的確不能由行業內決定,例如酒店、餐廳等費用,所以最後可能導致劇組“砍自己”,希望在實際操作中不要“一刀切”,可以在一個合理的範疇內完成一部劇。

談To B與To C模式:

挖掘觀眾需求對發展很重要

近年來,影視行業To B(面向平台)到To C(面向觀眾)的發展趨勢一直是從業者關心的話題,如何兼顧好購片方與觀眾的喜好,讓作品真正叫座又叫好,是每位影視人需要努力的方向。

郭靖宇認為,過去說To C和To B的區別比較大,應該講To B研究的是買片者的心理,To C研究觀眾或用戶的心理。但他認為現在區別越來越小,越是To C的內容,其實越需要有創新精神,越是要做得精細,現在觀眾越來越挑剔,彈幕、評分都會導致To C的成功或者失敗,所以用戶要求越來越高時,二者就越來越近了。

白一驄則說,和電視台不同的一點是,互聯網時代片子交完上線后需要做的工作非常多,在播出過程中不斷注意用戶的反應、意見、建議。

他指出,從團體來說,未來一定是To C的時代。對所有的製作者,尤其年輕製作者來說,如何預設並找到觀眾想要看什麼很重要。“疫情讓我們開始冷靜思考未來該如何發展,得出的結論是——未來仍然是優質內容佔據頭牌的時代,挖掘觀眾需求,了解觀眾的喜好對於之後的發展非常重要。”

在影視行業To C的大趨勢下,人才是關鍵。導演郭靖宇坦言,越是To C的領域越難,並且在未來會出現很多創作型的製片人,既要懂導演講故事的思維也要懂運營和一些互聯網的相關因素。

在人才選拔方面,董冠傑提到,首先是要用戶至上,其次要“小步快跑,頻繁試錯”,再次是要不斷跳出舒適區,不斷把握用戶審美趨勢。張余也指出,作為一個內容創作者要有敏感度和擅長度,同時態度要足夠主動,一是能主動合作,二是要對行業有敬畏之心,對各行各業看得上,對深紮根的內容要用心、有耐心,這樣才會達到專業的程度。(任思雨)

  • Tags:

  • 分享到: